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养殖 » 正文

外遇后遗症 我们生个孩子吧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5 16:26:32  

(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:凤凰网)

  网络可真是个万能的东西,我只不过在搜索引擎上打出了“外遇”两个字,就刷刷地出来了一大片。我想看看究竟外遇都会有什么样的结局。我在网上耗费了整整两个下午,看了大量的有关外遇的故事。大致可分为三种类型,破镜重圆型,恩断义绝型,黯然神伤型。

  破镜重圆当然是个美好的结局

  就算某一方做了对不起另一方的事情,但最终还是回到旧人身边,继续恩爱生活。但这不适合我和宋德,因为破镜重圆的前提是,夫妻双方必定有很深的感情基础,他们共同经历过许多风风雨雨,最终方才能够不离不弃。

  但我和宋德之间,有那么多旧情可念吗?我嫁与宋德,说起来有点好笑,我们以相亲的形式认识,以结婚为目标,他第一次牵我的手,我顺从了;第一次吻我的时候,我有些犹豫,却还是一闭眼,迎合了他的吻……你说,彼此都是成年男女了,犯得着还象初恋男女那般矜持吗?我们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的,就是为了顺人事,听天命,完成结婚的这个重大任务。我们过得没有不好,却也没有很好。但这种温吞的生活,怎会让人有旧情可念?我们对于对方的记忆,不过是些模糊的影子罢了。

  那么恩断义绝型呢?

  做出这事的,往往是视爱情为生命的,抑或是伤心到了极点,不肯再给对方机会,拂袖而去,从此清风明月两不相干。但,我做得出吗?我是做不出的。我与宋德之间,既无刻骨铭心的爱,却也无痛彻骨髓的恨。

  黯然神伤呢?

  这也许是最复杂的一种了,既有现实的无奈,也许还有不能愈合的伤痛。总之,不论两个人能否在一起,外遇总归是一道长在心底的伤痕了,我想想忽然笑起来,这个倒是比较符合我当下的心态。你看我在这里已经忧伤开了,而宋德却尚在外逍遥。也许此刻,他正跟那个她在一起吧?我坐在那里想了一会,我觉得我现在的首要问题不是坐在这里继续胡思乱想,而是应该去行动,去找出那个女人来。亲眼看到后,我想我的大部分问题即将迎刃而解。

  我买了宽边帽子,大墨镜,以及一把大大的遮阳伞。我跟踪了宋德好几天,发现他下班之后,穿过繁华热闹的街道,拐进一条逼仄的小巷。他进了一个小商店,买了些什么东西出来。提着一个塑料袋,他继续前行。

  他停在了一栋建筑面前,那栋小小的两层楼房外面用大红大绿的油漆画了简单的图画,有兔子,小狗,草地,果树……画法拙劣,色彩斑斓脱落,明,但胜在有显那是一个简陋的幼儿园,宋德站在门前,叩响了门。开门的是一个年轻女子,她看到宋德,眼里就绽开了笑意。她是那种长相甜美的女子,从我同为女子的眼光来看,她并不算生得美,但有一对可爱的酒窝,当笑起来的时候,就显得分外甜蜜,像一颗棉花糖一样,有饱满甜糯的香。

  这便是宋德喜欢的女子了么?家常,甜美,像一只温润可人的小鸟。她给他那么甜美粲然的一笑,看得我心头忽然有了凛冽的一紧。

  我去了那个幼儿园,开门的依然是那个甜美笑容的女子,我拿了宋德的照片,说,这是我先生。她笑了,哦,宋先生啊。我认识。她笑得依然甜美动人,让我不由得提高了警惕。我说,我想知道他每次到这里来做什么。

  她说,他不是嘉嘉的舅舅吗?隔着玻璃我看到了那个叫做嘉嘉的小女孩,我问她,那嘉嘉的妈妈是谁?老师沉吟了一下。她工作很忙,有时候一个月才能来一次,给嘉嘉办的是全托。走出幼儿园的时候,我忽然想起了我18岁的时候爱上的人,我们一起经历过那么多的青春岁月,第一次学着接吻,第一次将对方深深拥有,我因此为他打掉过一个孩子。可他还是离开了。

  我不是不恨他的,他让我徘徊在青春的尾巴上,不得已草草选择了今日的归宿。他让我用尽了我所有爱情的力量,让我不能够再倾情与他人相爱。我迟迟不愿意与宋德要一个孩子,借口是工作太忙。其实我知道的,是因为我已经迫于世俗的力量,低头走进婚姻。我不想让自己再强迫自己做出违背内心的事情,与不爱的人,生一个孩子。这个叫做嘉嘉的孩子,她跟宋德究竟有怎么样的关系呢?

  早晨醒来的时候我是吃了一惊的,房间里一片狼藉,我想起身,可是头好疼,仿佛有千斤重。我呻吟一声,宋德醒了,他俯身问我,好点没有?我怎么了?我问他。他说,你一个人在家里喝了五罐啤酒,把自己灌醉了。他去厨房盛了汤,端来喂我喝。我忽然眼睛有些发酸,问他,怎么对我这么好? 他温柔地笑了,他说,你知不知道,你喝醉的时候一直说什么?我摇头。他说,你说,宋德,我爱你。

  那天早晨我们都向单位请了假,没有去上班。我们手拉着手去菜市场买菜,一起做了一桌丰盛的菜肴。我甚至还陪他看了一场球赛,我赖在他的怀里,同他一起笑闹。这时光,忽然变得生动跳脱起来。原来,我与他一样可以如此快乐。我将头埋在他胸前,低声说,亲爱的,我们要个孩子好不好?

  他欣喜地睁大眼,说,好啊。你不知道,我以前的大学同学,一个女生,托我照看她的孩子呢。以前她认我做哥哥的,有了孩子还真让孩子叫我舅舅。你不知道那孩子多可爱啊。我抬头,问道,哦?认的妹妹?关系可非同一般呀。他笑着拍一下我的头,瞧你想哪里去了。改天让她带着孩子来作客你就明白了。

  还好,只是妹妹。还好,那孩子与他无任何瓜葛。这便是最大的欣喜。用了三年的时光,我终于开始爱上眼前这个男人。这是我,从未料到的结局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